蚂蚁彩票平台 pk10 pk10开奖 pk10 pk10开奖 pk10
国家级重点中等职业学校
中国 - 澳大利亚合作伙伴学校
国家中等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示范学校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校园风采 > 校园文苑 >
“文明风采”征文大赛参赛作品选登1
【文章来源:】【作者:】【发布时间:2012/11/28】【点击数:8778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 

愿 做 你 的 情 人

信息系11计算机应用1班   荣蕾

 

前世你我双宿双飞,是暗夜里的飞蝶,我是你的情人;今生今世大手牵小手,我是你的女儿。

——题记

暖暖的向阳花

“缘分”是种奇特的东西,抓也抓不住,看也看不见,但我能感受到它的围绕,因为它给了我生命中最甜蜜的幸福。

刚刚落入襁褓,父亲便迫不及待地从母亲的怀抱接过我,用他又黑又粗的胡渣儿轻轻的扎一下我嫩白粉透的小脸。此时婴儿的眼倒映出一个满脸憔悴,却双眼闪动温馨光亮的男人。他刚从矿厂赶着回来见他的小情人。那是多么遥远的日子呢?平淡的时光中,我们一家会住在深郁的山林里,父亲时不时去深山附近的矿厂工作。要不然就赶着他的牛羊,去往山顶的平原放牧,扛着他的猎枪打几只野兔。偶尔口袋里揣个鸟窝儿献宝似的拿出来给我玩儿。在乡邻眼中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其实柔情似水,也心灵手巧,缝缝补补哪样都会点儿。寒冬里,我的红色小棉袄,也是他在夜晚的灯光下,细细的缝制的。

像珍宝,像唯一的的情人。大手牵小手,蹒跚学步时,笑嘻嘻的用坚实的臂膀接住颤颤倒下的我,年轻的父亲有灿烂如阳光的笑容。爱蹦爱跳的年纪里,带着我到处跑,四处玩耍,像个朋友,像个玩伴儿,山花烂漫,摘一朵洁白的花朵,插进我的长发。“唷!这是谁家的漂亮小姑娘呀?”咯咯咯……父女俩银铃般的笑声在幽深的山谷回荡,穿透厚密的深林,惹得太阳公公嫉妒得气红了脸,向阳的花儿们笑了。

漂泊的船固定了

在深山里像大山的根芽,我长到了五岁。却在一个阴雾蒙蒙的日子里,大手牵小手离开了那里。那天,天空仍旧懒懒的闭着眼,不肯变得明亮。

新的地方,新的开始,没房没地也没钱。这里是爸爸的故乡。他六七岁时像风雨中的蒲公英,孤独地离开故土,漂泊远方。父亲的一生是一只漂泊的船,永远都在漂动,只因没有自己停泊的港湾。从那深远的年代里走来,应该最渴望安定,四五十岁终于回到故土。下车时,我稚嫩的眼里映着父亲充满微笑的脸庞。

爸爸离开的日子,那些所谓的亲人没有为他留下一处容身之地。却又在某一天因为他们自私的需要,而拆散原本已经稳定的家。

父亲拖着我和刚满月的弟弟四处求人。在我熟睡的时候,为了自身的权利和那所谓的亲人大打出手。而面对着我,则平静依然如他,叫醒我:“宝贝,吃饭咯!”看着没睡醒的我,总是呵呵的笑,那么的“无忧无虑”!吵架了,爸爸被赶出了他的家。带着我们过起了寄人篱下的日子。为了我和弟弟的温饱,半夜背着背篓去买菜,八九点迎着出生的阳光归来。那时我懵懵懂懂的眼里倒映出一张疲惫又满足的脸。又为了我和弟弟能上学,他偷偷的给人递钱,陪着笑脸,那么的卑躬屈膝,可也常常告诫我:“要用知识改变命运。”

“父亲很高大”,那是儿时的记忆伴随到现在。因为我总要仰望父亲。父亲走路很快,走远了便回头等着,我就使劲冲上去跟上,一前一后,嬉戏着,玩闹着,再远的路也走得轻松愉快。父亲很爱念叨,看电视的我屁股还没坐热就又语重心长的说:“懒惰的家伙,看你怎么考好成绩,没付出哪来回报。”一直认定父亲是世上最好的人。小孩子只知道好与不好,比好更好地就是最好。是最好的也是最伟大的,为什么伟大?因为是父亲。

一天又一天父亲佝偻着腰背,去土地里挖呀挖,挖出了一家的生计,没有抱怨,没有停歇,挖出了我们的明天。

母亲也在我梦到她的那天,真真实实的来到了我身边。不富裕,但又安稳的日子给我搭了一个舒适的巢,直到我的羽翼渐渐的丰满。父亲真的是一个好父亲,一双肩膀挑起家庭的大梁。为了他的儿子,妻子,和她的小情人。

那颗漂泊的心啊,终于得以固定。

母亲的天堂

我的眼里,母亲如风,清淡,无影,却又真实的存在。淡淡的感情,淡淡的微笑,淡淡的来往,像风,不知从何处来,去往何处去。真的是相处得太少,儿时的记忆全是父亲,大一些了,她又那样静静的离开,既没有道别,也没有说上一句“走好!”

母亲如父亲一般,即使故乡一贫如洗也放心不下心中的依念,至死也牵挂。她总爱坐在山坡上眺望,似乎山的那边会是她的家。异地相恋的两个人尽管那么的情投意合,两情相悦,父母双方也满是祝福,但完美的背后得不到的是上天的祝福。生活中,总是摩擦着争吵的火花。每次吵架,母亲都会哭着说出埋藏心底的愿望:我要回家。但那遥远的距离可不像地图那么短小。

终于,在那个阴沉沉的清早,她的灵魂出发了。插上圣洁的翅膀,飞往梦中的天堂。

愤怒的白鸽

母亲离开了,父亲再婚了,我愤怒了,原来以为父亲母亲的爱情惊天动地,攻不可破,但只是因为寂寞而轻易的击破了。真实存在的是另一个被叫做“阿姨”的女人,我想至死也不愿改口叫出“妈妈”那两个温柔的感情。因为我讨厌她,但不恨她。可我却像只愤怒的白鸽,不断的撞击爱的天空。那时的我,像极了一只受伤但不屈服的白鸽儿,拖着缨红的翅膀,在蔚蓝的天空,洒下伤心的红泪。坠落,用锋利的爪子抓打父亲安慰的双眼,用尖锐的啸叫阻挡父亲关心的话语,即使羽翼落下残损的羽毛也要用力挣脱爱的拥抱。

横冲直撞,撞碎的是父女间的宁静。那些中伤父亲的话,那些打击父亲的事,像在晶莹剔透的天空泼上一层浓厚,深暗的墨,抹不去,忘不掉,留下了那么深沉的阴霾。只因我的叛逆,仿佛是要诀别的情人,撕碎手里的玫瑰。

棉花糖很甜

今年的我十八岁。人们思想里的成人。但是在以往的日子里渐渐养成了习惯,习惯顶撞,习惯反叛,不认输,不悔改。习惯是种可怕的东西,是苹果味的口香糖,清甜却又粘人粘得可怕。父亲仍是傻傻的笑,忘不掉我所有的不敬。

记得,是你,在没有母亲的第一夜为我擦拭泪水,小心的盖被;是你,在任性的我离家出走之后,火急火燎的赶来,只是轻轻的一句:“还好吧?” ;是你,在家庭无比拮据的情况下,还为我买最爱的烤鸭,送到学校,我吃得饱饱的,你却在冬日的寒风中跺脚,好像袜子又破了,也没穿,但你却洋溢满足的幸福;是你,我一句有事,就急忙来到我的身边…..总是一点一滴的用心血来呵护着贪婪的我。我像一个任性,野蛮的情人,可你总不离不弃。

渐渐地懂得父爱很甜。我不是公主,却是捧在心头的珍宝。喜欢棉花糖的甜,就像父爱,甜得发腻,却一直无法割舍,是戒不掉的瘾。

后记

父亲很年迈了,六十几了吧。曾经挺拔的身材,变得佝偻了;曾经乌黑的头发,变得斑白了;曾经平稳的呼吸,变得杂乱了;曾经整洁的装容,变得邋遢了;曾经宽广的臂膀,变得消瘦了。父亲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也渐渐的老去。我不畏这个世界的巨大,恐惧的是父亲跟随母亲去那个“好”地方。在我的心目中,父亲始终高大,万能。然而恐惧仍然一天天地存在,白发没有停止侵略的脚步,像寒冬里雪花,片片落下,冰冰凉凉。此时我的眼中,看到的是一个沧桑的老人。

父亲挑着担子走走跑跑,笑嘻嘻的玩笑:“我像不像二十岁的小伙子?”像,像极了,真好,是的很好。为了贫苦父亲眼中那不再漂泊的家。我时常告诫自己,好好读书吧,凭自己的能力撑起这个贫困的家庭,用行动来报答这个可亲可敬,任劳任怨的父亲。尽管浓浓的父爱,哪里是我能够报答得了的。

花开的地方,我生长,你是温暖的太阳。生生世世我都愿与你相伴,愿做你的小情人,宝贝的女儿。

       荣蕾,女,重庆永川人,现就读于重庆市农业机械化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校信息工程系11级计算机应用专业1班,曾先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各种刊物发表多篇文章。

上一篇:十月·年华 [发布时间:2012/11/7 16:30:08 点击:8111次]
下一篇:我将你写进日记 [发布时间:2012/11/28 15:29:39 点击:8076次]
友情链接:快3网  快3网  快三平台  快3权威投注  快3网  快3权威投注  快3网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